博客首页  |  [zhuhengyuechenshixiaohe]首页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xuexi
  
  
  
  
博客分类  >  其它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  未分类
转的其他同修的文章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3174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146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243052p.html
【字号】  
 
146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558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感到自己当初的严正声明,写的过于简单,笼统,不太认真,虽然后来,又补充写了一次,但还是没有把自己该说、想说的都表达出来,所以,今天再从新写出严正声明如下:一、“七二零”后,邪党要收书,我当然不想交。可是,当有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一本盗版的《转法轮》书让我交给警察,用意是保护其他的大法书时,我也就这样做了。二、从北京上访回来后,我被抓,后来因不放弃修炼大法,邪党就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我十五天。到期后“六一零”和单位的领导还不让我回家,让我保证在两会期间不去北京上访,我坚持不写。后来,单位领导把我丈夫叫来让他写,他就写了“两会期间不去上访“的话。由于考虑到单位要交差,也没制止丈夫写,这也是不对的,是在用人心对待严肃的修炼。还有一次是当地派出所和公安的两个人到我家来说是看我,我就和他们讲了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和所见所闻,他们也听了。走的时候,所长拿出一张纸,上面印着很简单的一个表我也没看见写什么东西,所长指着中间一块空格说让我在这里写上自己的名字,他说这是让我签字证明他们今天来我家看我的事,是他们的工作要求,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签,他们再三要求,说只是证明他们来了,好交差。我想,既然是他们的工作,作为大法弟子也要替别人着想,这不过是个空表格,他们也没为难我干什么,就签吧。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给他了。在“非典”期间被抓到拘留所时,我当时绝食,邪恶要放我时耍花招,骗我说,要送我去什么什么地方,可出来后,又拿出一个取保候审的东西让我签字,当时家人也来了,我当时认为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是自己绝食抵制迫害,被释放了,就签了字。几个月后邪恶又突然来到我家把我绑架到劳教所,这一次又受到了更严重的迫害。这也是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彻底否定迫害,没有认识到自己本没有违法,为什么要在什么“取保候审”的东西上签字。那不等于承认自己是罪犯了吗!没有认识到师父讲的法的真正涵义。三、我在几次被邪恶迫害关押时,由于人心起作用。也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如:第一次在劳教所邪悟转化后,有邪悟者说为了早日出去(当时邪悟者说“师父让我们出去”,把邪党的“转化”说成是“师父安排的路”),要有行动,她把自己的炼功服和书交了,让我也交,我当时相信了她们说的,以为真是师父有经文这样讲,就让家人捎书和衣服,家人只拿来了一本手抄的书(只有一讲)。我后来只把衣服交了,手抄本留下了。我在邪悟转化期间写了“三书”、“四书”还把这些“邪悟”的东西当作好东西给其他同修讲、传播,也做别人的所谓“转化”工作。还按照邪恶的要求和其他邪悟者一起分析哪些人是真“转化”哪些人是假“转化”,我还按照邪恶的安排到我们本地区大会上和本地区的洗脑班去讲“邪悟”的东西两次,我写的东西也被邪恶利用来“转化”其他学员。邪恶利用我在大法学员中的影响力去转化别人,动摇大法弟子正信,有些常人和参与迫害者也受到了影响。对这些事我明白后真是悔恨之极,对自己在“邪悟”后的所为损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形像,给救度众生造成了障碍和损失而悔恨莫及。所以,我后来在明慧网上写了严正声明后,又从新写了一个严正声明,重申以前在邪悟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包括录像、照相等一切有损大法的东西在内,如果邪恶继续利用这些东西害人,所有产生的后果由参与此事的邪恶者自己负全部责任。四、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用人心对待修炼的事,我在最后一次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抓后,在送我去拘留所时,我要求警察从家里拿床铺盖,可是,没想到警车开到我家附近,哪些人就去我家抄家,后来,从家中抄走了一袋大法资料,我用常人心去想警察,当事情出现时,才明白错了。这是我很痛心的一件事。还有我做的一件最大的坏事,就是邪悟的状态下,听信了那些邪悟者的谎言和欺骗。接受了所谓的“定位”,竟然听信了他们荒唐可笑的胡乱解释,在他们的一再催促和邪悟歪理蒙骗下,意识不清的状态下,做出了烧毁自己的大法书、大法资料和法像的大罪错。这是我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件最大的错事。如果不是师尊洪大的慈悲和宽容一再给我机会,这些事早就被邪恶的旧势力作为把柄把我毁掉了。以上是我目前回忆起来的一些背离大法后所做的一些不好的事,是由于自己的有求之心,证实自己的心和人心执著被邪恶生命利用、扩大,不自觉的偏离了大法,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理智不清的状态下被邪恶生命控制干了自己真本性绝对不会干的事。每次清醒后都是痛悔万分。所以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或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言行和邪恶以欺骗的手段用我的名义所做的所有有损大法、背离大法、阻碍众生得度的坏事全部作废、无效。并清除其影响。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包括生命。在修炼中我也更加清楚的感到修炼的严肃性。一个念头差了,都可能会被邪恶生命钻空子毁掉。邪恶生命真的是在虎视眈眈的紧盯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啊!我今天再一次严正声明,修炼法轮大法是我最正确的选择,我要紧随师父走到底!完成自己的誓愿,圆满随师还!特此声明

李翠芳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文章《再谈严正声明》使我警醒,今天将七二零以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揭示出来。七二零刚开始去信访办回来后,居委会让我交书,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又写了一份“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在我认识到这是出卖了师父和大法的行为。我带着一颗怕心和求圆满的心,在同修的带动下,去了天安门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在邪恶问我来干什么时,我都不敢堂堂正正地说自己是来证实法的。在2009年4月的一天被亲戚诬告,在家中被绑架。当时我头脑里一片空白,怕得不行。后来邪恶叫我交书,为了应付它们,就交了2本书。接着邪恶又把家里所有的书都翻走了,还逼问我哪儿还有东西。我怀着严重的怕心,便说出了楼上还有师父的法像。这一念简直太可怕了,使我痛悔终生。现在我认识到我当时就是出卖大法出卖佛的罪人。由于自己的怕心,最终配合了邪恶的迫害,签了字,按了手印,被判了两年的劳教。在一次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绑架。当时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病业,看守所拒收,被家人取保回来。由于自己平时对家人没有讲好真相,致使他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大法犯了罪,毁了大法的书。还有一次,和同修出去讲真相,误认为有人诬告,由于长时间没有修去的怕心、做事心和自心生魔,见了警察就怕、就跑,结果被警察抓住,绑架到看守所。问我认识不认识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我不理智的说认识,这也是出卖同修的事啊!真是使我痛悔莫及。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都是自己没有学好法,不懂得实修自己所造成的后果。慈悲的师父苦心用各种方式点化我,让我闯出去,过好这一关。我这个不争气的、怕心严重,被自己的执著心封住了,悟不上去,满脑子是七情六欲的执著往上翻,怕苦、怕死、怕判刑,最终还是没有闯过去,被判了一年劳教,监外执行。自己入门的想法根本的执著心还没有去,怕死、怕失去肉身,就配合了邪恶:签字、打针、吃药。我做了给大法抹黑,给师父丢脸的事。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我,还鼓励我,每次在被迫害后回到家,都来例假,连续三次迫害,三次来例假。我是子宫切除的人,这给我增加了修炼的信心。师父慈悲苦度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有精進实修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报答师父的苦度之恩。通过学法小组中同修的帮助,懂得了什么是实修,怎样从法上认识法。我这次是用生命向师父保证,今后绝不再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自己每次对邪恶的一切签字与按的手印和写给邪恶的”保证书“全部作废。

于水清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5月幸得大法。随即脑血管病、类风湿、冠心病、胆结石等一扫而光。使周围的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都说大法好。99年7月26日公安抄了我家并带走了我。突如其来的闷棍把我打晕了,三天后回家参加了邪党的“三讲”为期三个月。在这期间我做出了背离大法、出卖同修、让师父蒙羞的罪行。一,出卖同修。公安审问我从×××那里拿的材料给了谁,我供出了A同修,致使这位同修受到骚扰。当问到参加××事件的人时,由于怕心,点了几个省辅导站负责人的名字,又讲了自己炼功点一个辅导员名字。后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出卖同修是叛徒行为。二,写了出卖大法的“保证书”和所谓的“批判材料”。7月28日,由于回家心切,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7、8、9三个月参加邪党“三讲”,写了“不修炼”的声明,同时还進行批判,完全背离了大法。其实,我在做这一切时,心中仍然深知大法是最好的,大法是真的。心中无比的痛苦,想“三讲”没结束前声明自己对大法的真正态度,但没有勇气。经过半年学法,我认识到必须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决定一定要去北京证实法。三,撕书,毁师父法像。99年7月28日回家后,心中无比恐惧,总感觉公安随时再来抄家。我和老伴(同修)商量把书上交,老伴说上交不如自己毁了,就这样在严重怕心的驱使下把家中剩的大法书毁了。在毁书时我深知自己在犯大罪,几乎是跪着颤抖着,但又战胜不了怕心,在痛苦中铸成大罪。同样,2000年5月去北京证实法,我是静心学了半年法,觉得心态稳定了才去北京的,整个过程表面上很坚定大法,但这期间还是做了二件犯罪的事。一是北京回来送拘留所前,怕進去时被查出来,把北京一同修给的《洪吟》撕了。二是从拘留回家后,怕心又起来了,不好好学法去掉怕心,而是在怕心驱使下把几篇经文和师父法像“静观世间”焚烧了,又做了让师父蒙羞的罪恶的事。四,心不正招来的麻烦。2002年去南方,由于怕心,招来另外空间的干扰。在“求心”的驱使下,去了一个所谓有功能的人(不修大法)切磋,去后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赶快离开了。后来又一度执着所谓开天目的同修的帮助。师父一再讲这方面的法,由于心不正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做的事,也给自己修炼带来障碍。师父把我的生命留到今天,没有放弃我,我没有权力浪费我的生命,再难也要走到底。郑重声明:在此之前我所说、所写、所做、所想一切背离大法背离师父的言行一思一念一律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在实修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用正念对待一切,真正做到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兑现史前誓约,做一个符合标准的大法徒。

刘家凝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受到了很大的启发,犹如重锤棒喝一声:同修:修炼不是儿戏,含糊不得,该清醒了!我回忆从“七二零”至现在风风雨雨的十二年,由于执着做错了太多的错事,真是后悔莫及,我现将这些曝光,解体邪恶,从新在法中归正自己。1、2000年被出卖关進看守所,我写了“不参与邪教组织和不去北京”的保证,当时我想,因为我们不是邪教,我写了怕什么?也不是真心的,就写了。2、母亲的大法书藏到弟妹家,弟妹偷着把书卖给收破烂的,我当时想把书从新请回来,因为怕他揭发我有大法书和有利益心,没敢请回来。3、最最开始还没有几个发传单的,同修拿传单来,我们去发,但这位同修家人说传单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我们一想也是,因为对发资料能救人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根本没认识到发传单的作用,同修说你家有炉子,烧了吧,我也没多想,就烧掉了。有一次,儿子捡了两张传单,看完后,由于认识不清,也烧掉了。4、我和母亲去亲戚家,北京车站查的很紧,就把《转法轮》书中师尊的照片摘下来藏起来,有机会再粘上,把书用绳子绑在腿上(怕查出来),上了车才取下来,回来时因怕,把书放在亲戚家,因路远,至今也没把书请回来。6、迫害开始时,因怕心,老伴把“7.20”前在外面炼功洪法用的条幅埋在地底下,过了一段时间怎么也找不到藏条幅的地方了,师尊的像和书也是东藏西藏的。7、1999年11月份,恶警为了迫害同修,让我说出同修,我当时为了和一个昔日同修保持口供一致,想给同修减轻负担,两次说出了同修,以后悟到是出卖了同修。8、2000年10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看到恶警把师尊的大法像的肩膀上多粘了一只胳膊,我想制止,但因怕心没敢吱声。原来也写过严正声明,没严肃的意识到严正声明的意义。只是怕同修在网上看到我做了这么多错事,议论纷纷,只是一带而过,轻描淡写,没敢写出实例,对自己犯的这些重大错误不知醒悟,没从根本上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没有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直到在同修的启发下,才严肃的审视自己,才想起来要曝光这一切而感到无地自容、惭愧。我悟到是因自己学法没入心,放不下生死,为私为我,只要自己利益不受损害,连师尊、同修都敢出卖,师尊把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捧到我们面前,得之于易而不知珍惜,而师尊却比弟子更加珍惜弟子生命,如是别的法门早就被逐出山门了,而师尊不嫌弃弟子,给弟子从新修炼机缘。我之所以做错这么多事,是有太多的执着,怕心、妒嫉心、证实自我、自以为是、不爱听不好听的话的心、听不好听的话产生怨恨心、争斗心等等,造成了不理智、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犯下了永远无法偿还的如山如天的重大罪业。是师尊从地狱把我们捞起、洗净一切污垢,又亲自教给我们修炼返本归真的宇宙大法,师尊一直点悟、呵护、扶持着弟子,费劲了心血,而我把师尊的慈悲不当回事,在法理讲的这么明白下,做了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后悔莫及。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诚恳的向师尊认罪,在法中归正自己,从新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完成自己史前洪愿,兑现史前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

段丽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七二零”江××与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前半个月时学法炼功的。时间虽短但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已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以我当时的悟性,知道大法是佛法,是教人修炼的。可是由于受邪党多年有意灌输的邪党文化的毒害和后天为私为我明哲保身观念的阻碍,“七二零”时却违背良心写下了对师父对大法极不敬的话并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本性的一面也知道大法好不愿上交大法书,但由于怕心严重,就把大法书烧掉和用塑料袋把经文包起来扔到水沟里了。做出了一个不符合修炼人的行为,对师父对大法犯罪,并停止了学法炼功。但知道大法好,隔三差五想想动作怕忘了。到二零零二年,单位办洗脑班,把没写保证的大法弟子关起来迫害,同时让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不管当时还炼不炼一律重写不炼的保证,并给一张上面有诬蔑师父与大法的条条叫签字。我当时看了说真卑鄙,非常生气的说我不写。经不住同事们劝说,也确实是不懂法,用人心怄气。同事们看僵持在那里,就把别人写的保证书抄了一遍说我们抄的与你无关,你就签个字算了。我当时虽然明确表态上面的内容不是我的心愿但毕竟还是违心的签了字,又一次对大法对师父犯罪。后来我通过学法才明白修炼人离开法的可怕,旧势力的目地就是要毁掉人。到二零零二年底,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从新走入修炼。通过系统学习师父所有的讲法知道了师父的佛恩和我的使命。学了师父《精進要旨》(二)我悟到我应该写严正声明,但是不知道如何写,就按明慧周刊上模式写了声明,没有具体认识都做错了哪些错事,现在认识到象标语口号一样不认真。今天我以一颗大法弟子敬师敬法的纯净之心,流着眼泪真诚的发出严正声明: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叩拜师父。对以前所做的、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给邪党所“保证的不修炼”的保证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认真学法,在大法中熔炼自己,实修中洗净自己后天形成的所有龌龊的东西。放下执着,精進实修,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维护大法、证实大法,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不辱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做师父合格的弟子。

胡保华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看到“明慧周刊”近几期连续报道了《再谈严正声明》的交流文章,同修透彻的分析,使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我曾声明过两次,都不太严肃,也不太详细,现再从新声明一下:我是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由于学法少、悟性差,并没做到实修,没有真正得法。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时,单位召开全体职工会议。领导讲不准职工参与炼功。因单位只有我一个人炼法轮功,领导让表态,我就口头答应“不炼了”。接下来耽误三年时间。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二零零二年底,先后安排两位同修帮我走回了修炼。后我写了第一次严正声明。因为耽误了几年时间,总想弥补回来,由此生出干事心、急躁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清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县公安分局邪恶非法劫持,非法拘留。此时正是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恶事件曝光出来不久,在强大的压力下,产生了恐惧心、执著亲情,完全动了人心,没有了正念,就想玩一点人的圆滑,骗过这一关,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我是不会放弃大法、离开师父的,在这些人心的作用下,在极度痛苦的心情下,流着泪抄写了一份“不炼”的保证书(别人写的底稿)。在拘留所,邪恶向我要大法书籍,我说就一本书,他们就到我家去,家人在极大的压力下交出了一本宝书《转法轮》、一本《洪吟二》。邪恶走后,家人怕给我增加压力,怕被抄家,违心的毁掉了一些资料和两本大法书籍(一本《法轮佛法大圆满法》,一本《洪吟》)、一套师父广州讲法录音带、一张师父法像。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让家人也犯下了大罪,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家人已发表了郑重声明)。因为邪恶追查资料的来源,我出卖了同修,出来后,第一时间,把出卖同修的事告诉她,愧疚的向同修说了声“对不起”,同修正念很强,否定了邪恶的迫害。在这种情况下,我出来后,我又写了第二次严正声明,但也很不严肃。我现在真正认识到了自己造下了不可挽回的罪业。这次我再一次严正声明,在邪恶手中的“保证书”的所有内容、所有的印迹、照片全部作废。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曝光出来,让邪恶无处藏身,彻底解体、清除邪恶。在今后的时间里,无论时日长短,遵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用我的生命做保证,决不会再背叛师父,决不会再出卖同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邪恶所做的一切,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高玉花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走進大法修炼的。99年7.20邪恶迫害以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没有同修切磋,电视、电台的造假宣传,栽赃、诬陷,一下子使我懵了。领导打来电话说上边不让炼法轮功了,让把书交上去,写个“不炼了“的保证交上。当时由于受邪党多年造假欺骗和灌输,以及历次运动整人迫害人的例子,自己产生了怕心,心想写个保证交上、在家偷偷炼吧。说句心里话,这就是没有学好法,信师信法不坚定,就动摇了自己的正信,就照领导说的写了“保证书”交上去了。后来混同常人几年。后碰到一位原来的同修,她给我说了当时修炼的一些情况,又给我了几本明慧周刊、还有师父的新经文(手抄的),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看完,心里有了底气,开始在家学法炼功。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从新修炼,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就这样轻描淡写的签名发表。现在我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谈到了严正声明,我很受启发,对严正声明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我现在认识到了,当时写保证书时写上“不炼了”,这不是背叛师父吗?背叛大法吗?师父为了传大法救度我们耗尽了心血,吃了无数的苦受了无数的罪,我本在地狱痛苦的深渊中挣扎,师父慈悲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把满身业力、罪业深重的我洗净、呕心沥血给予我最好的一切,我怎么对声明没有严肃对待呢?没有正确对待修炼呢?我现在必须面对我的行为曝光。我现在重新声明:我今后绝不背叛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不负师命的心、听师父的话,珍惜大法,把自己的身心全部溶入大法中、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赵吉梅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今天拜读了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刊登的关于《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认识到该文所述的非常有道理,由此回忆起自己从1999年7•20以后的一些所作所为,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写一个彻底的严正声明。我今天经过仔细的反省,清查、剖析自己的思想,找出有以下四件事情应该写严正声明,予以否定。一、大约在2000年11月份,本地片警把我叫到派出所,让我照着某同修写的格式:“保证不去北京滋事,不公开炼功,不传大法材料”写三不保证,我当时心性很低,一看也没让我写不炼了的保证,结果向邪恶妥协了,顺水推舟的写了“三不保证”并签了字。对于这个保证我在2001年曾写过严正声明,寄到了本地派出所,因此招来了邪恶迫害,当时三个恶警开着吉普车到我家,企图绑架我,结果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当时正念正行,没有怕心,用法轮把它们打跑了。二、在1999年7•20邪恶公开打压法轮功的第三天,我认为自己是炼功点点长很招风,谁都认识我,我怕它们到我家来抄家,就主动的把一本旧的《转法轮》和几本我认为不重要的大法书及材料,还有几盘用过了的炼功录音磁带,还有集体炼功用的录音机,和一个装录音机的皮兜子送到居委会,并骗她们说所有炼功的东西都交上来了,家里没有书了。其实我把全套的大法书都转移了,家中只留下一本大法书,而且我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我今天严正声明这些行为都是对邪恶的妥协,是对大法的犯罪,是在党文化思维指导下做出来的错事、蠢事,是对大法对师父缺乏正信的表现,是修炼人不能走向神的死关。从现在开始,我重新向师父发一个誓言,在今后的修炼中,在正法中,真正的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人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完全交给师父,不管天塌地陷,海枯石烂,坚修大法永不变心。坚持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众生,一直到跟师父回家。特此声明。

孙兴华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那是在1999年11月—12月之间,大概是填一张国际调查法轮功学员炼功表,我们同意将自己名字填上的学员就在表里填写了自己的名字。因为是国际统计法轮功的什么表,当时在国内反响很大,邪恶之徒、恶警等人根据提供的情况,直接找上门追查,问这表是从哪里来的,我不回答他们,我只是说:我们没有做坏事,为了证实这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为了还师父清白,统计法轮功学员,又触犯了什么?不管我怎么讲他们都不听,并且对我说:如果你不讲出这表是从哪里来的,立即把你带走。由于没站在法上,想到自己刚从妇教所回来这下又要把我带走,一下人心出来了,怕心也出来了。在关键的考验面前,极端的自私,在人心怕心交织下做了一件违背良心的事,出卖了同修,使同修被枉判了三年,受尽折磨。再一件事大概是在2001年—2002年之间,当时邪恶经常上门干扰,我又怕被抄家,想到自己还有一摞真相资料未发出去,要是他们来抄家,那不是证据吗?在强大的怕心驱使下把资料全部都烧了。以上两件事情,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是修炼人的一个最大耻辱。看到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猛然惊醒。修炼是严肃的,弟子错了。今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在正法最后的时刻,弟子一定要把握好,抓紧做好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坚修到底,跟着师父回家。在此特严正声明,在大法和我遭受迫害期间向邪恶妥协时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惠芳 2011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3月得法修炼的,只三个多月的时间,邪恶的疯狂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在此期间用人的办法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在邪恶印制好的表上签了字;在公司的洗脑班上说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犯下了无法偿还的大罪;向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一本国外讲法和一套炼功带,认为是应付一下而已,没有认识到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大错事(还包括邪党支书代我签的名)。还被邪恶录了象,用去毒害众生。严重的怕心导致我交书和写“保证”,还找借口以自己得法时间短为由,言外之意是可以原谅的,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呀!师父没有放弃我,一再给我机会,我一定再精進,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家。在此严正声明迫害中一切不敬师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敬师敬法,遇事向内找,真正从心性上提高上来,彻底曝光邪恶,解体邪恶,做一个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走好走正,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加倍弥补给大法和救度众生造成的一切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坚修大法到底,随师回家。

宁天祥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所有的派出所和公安部门向我们施加压力,单位公安科来家搜书,说如果不交出书就要抄家,因为我害了怕,所以当时就把书交出来了,自己只留了两本。在二零零二年我们有个同修出狱后,见到我说他还想看书,提出让我给他找本《转法轮》书,没有多长时间他又被绑架了,从他家搜出书,他说是我给的,非法判我二年劳教。到了劳教所,那真是人间地狱,立即给我做转化工作。不放弃信仰就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叫你一两天的站着不准动。折磨的学员腿痛的不能走、不能蹲,用各种方法折磨你。那时里边要求百分之百的转化,不放弃信仰就把你的衣服、裤子脱光往身上浇冷水,然后开窗冻你。北方冬天的天气很冷,冻上半小时身上头上就结冰了,若还不放弃信仰给你饭菜上放不明药物,搞的你神志不清、痴痴呆呆,我们有个学员就这样给让逼疯了。我不放弃信仰他们把我关到黑房子里,每天24小时给做转化工作,有几个邪悟人员说,你们放下对师父的情,该骂就骂,该批就批,这样你们师父才能解脱了人间的苦难。就这样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写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当我清醒后痛不欲生哭了好几天。知道这是对师父恩将仇报,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是犯了大罪。然而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弥补过错的机会,现在我又幸运的回到大法中来。这个惨痛的教训我终身难忘,这个耻辱我铭记在心,作为我精進的动力,这都是我没有学好法造成的。我向师父保证,要加倍弥补我给师父、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要按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跟着师父一修到底,做师父合格的弟子。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

宋翠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文章,同修的话语鞭策和鼓励了我,在这十五年的修炼历程中,经过了无数次的摔摔打打,锻炼得更加理智成熟,更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以前做过的两件事,使我痛彻心扉,决心以此为戒,吸取深刻的教训,特写出声明。我九六年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不让炼了,当年十二月我到北京证实大法,二十八日早上七点多钟,刚走到天安门广场,还没来得及喊“法轮大法好!”就走过来几个警察,不由分说拽住我的手就问:“法轮功是不是邪教?”,当时因我学法不深,怕心马上就上来了,他们就使劲拉我上警车,我回答说:“是”,我认为说了,他们就得放我走,其实,他们还是把我绑架到天安门前门派出所,几个警察轮流审问,威胁、逼供,最终我还是说出了家里的地址和家里的人口。后来本地派出所接回当地县公安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天。警察审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你们说的不炼。”马上就叫我家里来接人,还在接送证上强迫让我按手印。同时,子女花了八千元钱才放我出来。回想起自己去北京证实法这件事,不但没证实大法,反而给大法、给师父抹黑,真是耻辱,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是我修炼历程上的污点,我决心清洗掉。在奥运前两月,七,八个警察非法闯進我的家(其实是女儿的家),進门后到处乱翻,乱找,不由分说地抢了师父的法像,《转法轮》书和师父在各地讲法书共十多本。还骗我到派出所去,就把书还给我,在他们写的条子上强迫我按了手印,又给我照了相。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七个多小时,我闯出了黑窝,痛悔不该按手印,应否定拍照,这就是错!我在黑窝里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今后,我一定听从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人。请师父放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一定要完成自己来世的洪誓大愿,随师父回家,特此声明。

何银珍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大法的,得法后只是表面知道了大法好,用人心、人情来维护大法,到处洪法,却没有真正实修,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以至在1999年4月25日到7月20日期间,单位要求交书时,为了保护更多的大法书籍(现在看来都是人心执著的借口),违心的交了一本《转法轮》书及一张师父的法像,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罪,给了邪恶迫害大法的借口,助长了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后来在1999年年底,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及城市,从此脱离了原来的修炼环境。再后来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但是慈悲的师尊始终不弃,借常人之口点化:荣华富贵一场空,还是要修炼。不争气的我始终不悟。导致了在2003年10月,原所在城市的“610”邪恶找到原单位领导,欺骗他们说找我谈一谈,做个了结,再也不找我了。我那时才知道,自我离开原单位后,邪恶时常去骚扰,但单位领导为“保护”我,还给它们写了保证,始终不告诉它们我在哪里,每次都应付了事。这次是它们说要做了结,才通知我回去的。因为我长时间脱离大法,早已不在法上,觉的连累了单位领导,很过意不去,就给邪恶写了一份“不参加任何违法组织”的保证书(心想大法是合法的),以免它们再找单位及自己的麻烦(其实是一颗保护自己的怕心)。另外,由于我的一个亲人同修被邪恶非法绑架、关押,出现严重病态,监狱让保外就医,想要一面锦旗,为了让亲人早日回家,我也去给它们做了一个(真是耻辱啊)。我一再对师父、对大法犯罪,但慈悲的师尊却不弃不离。让我在2004年的下半年遇上一个认识的同修,给了我一张《风雨天地行》的光碟,我边看边痛哭,痛悔的无地自容。同修们用生命去护法,而我却干了些什么,连人字都不配。后来,我找来师父的后期讲法,边看边哭,痛悔不已,知道了师父正法的意义和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与使命。当时就告诫自己:决不能再错了。感谢无量慈悲的师尊又给了弟子一次彻底否定邪恶迫害,从新归正自己的机会。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所言、所思、所想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兑现誓约,完成使命,圆满回家!

董丽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写过严正声明,但当时对“严正声明”的重要性、严肃性和它的意义理解不深,只是浮在表面上认识,只是轻飘飘的,避重就轻的言不由衷的写了那么两句话就完事了,这是对正法、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表现。正法形势在不断的变化,正法進程飞速的向前推進,我对“严正声明”也有了新的认识,一个生命在宇宙中无论作了什么事情,都要去承受和偿还,这是真理。两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到学校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再加上自己有怕心,求安逸心,情、私心各种人心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洗脑转化”,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说的、不能做的可耻的事。邪恶让我们认同它们的做法,把我们都拽下去达到它们迫害的目地。同时还让我们去“转化”其它的学员,做了邪恶要做的事,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写了不敬师不敬法的所谓“三书”、“五敢”,加剧迫害学员(是它们写好的让学员抄写一遍)。二零零一年五月份,邪恶又進一步加剧迫害大法弟子,搞了一次攻击师父、诽谤大法的“誓词”。恶警让我领着学员念,最后让学员都签字。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在和邪恶签约吗?这个污点要不洗刷掉,这个罪可太大了,如山如天。恶警还经常让我领着学员唱恶党的歌,这不是增加邪恶的气氛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所作所为,太可耻了、太可怕了、太卑鄙了,这是出卖自己的良心,出卖师父,诽谤大法的罪恶表现。我愧对师尊、愧对大法、愧对宇宙的众生正神,我有罪,辜负了师尊的良苦用心,慈悲苦度。正法还没有结束,把握好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向宇宙天体的大穹,再一次发表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派出所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跟师父走正法的路,做一名堂堂正正、干干净净、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路素芬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二零零六年从邪恶的劳教所回到家中,由于怕心和各种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所谓的“转化”,邪悟约一年半的时间。回来后曾写过一份“严正声明”。近期通过明慧周刊同修关于“严正声明”的切磋文章才认识到,当初我写的那份“严正声明”就是在敷衍了事,蒙混过关的心态下写的。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派出所警察到我家去要书(大法书),由于怕心、没有正念,曾经交过一本《转法轮》,其实那时就已经犯了出卖师父出卖大法的罪,只是我自己没有认识到。加上自己有很多的根本执著没去,如为私为我的心、色心、执著于钱的心、争斗心表现的最为突出。导致后来二零零四年和二零一零年邪恶两次迫害我,抄走了很多大法书、师父的法像、mp3。现在认识到都是我自己的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在邪恶的劳教所,我曾经写过几次“三书”和所谓的“揭批大法”的材料、还有所谓的“心得、答题”。并被邪恶录了象去做反面宣传用,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然是违心的,可那确确实实是我写、我说的。犯了这样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是我自己永远都不能推脱的。可是师尊并没有放弃我,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将我拉回到大法中来,我深深感到自己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在劳教所里和在邪恶迫害的任何环境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背离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是在邪恶的谎言欺骗和高压下所为。今后我将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心,多救人,修好自己,随师回家。

刘万胜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关于严正声明的交流体会以后,我上网查了一下自己以前发表的严正声明,看到自己以前写的严正声明太简单,不够严肃,认识也不深刻,对具体做了哪些违背大法,背叛师父的事没有曝光出来,觉的应该从新写一份深刻一些的严正声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后,单位、派出所走马灯式的轮番轰炸,(因我家是炼功点,迫害的重点),强迫交书,放弃信仰。那时邪恶的势头非常凶猛,内心压力的承受达到了极限,最后还是被迫写了“保证书“,交了两本书及师父法像。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污点。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在失去自由,完全与外界隔绝,天天洗脑,又有邪悟者围攻的情况下,由于学法不深,怕心做崇,被犹大诱骗误导,最后被邪恶控制,完全失去了自我,不但写了“三书”,还踩了师父的法像。又一次犯下了背叛师门的弥天大罪。回家后,一直不清醒。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点化我,盼我走回来,直到年底才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的行列。但那时怕心很重,不敢走出来讲真相。二零零二年春,邪恶六一零洗脑班开班之前,派出所到单位摸底,我当时没有正念,怕進洗脑班再次被迫害,又一次配合了邪恶,按了手印,写下了“不炼了”的保证书,又一次在自己修炼的路上添上了污点。二零零二年底,有一同修被判劳教,牵扯到了我,我被骗到公安局证实此事。在怕心的驱使下,又说了“不炼”的话。这一次又一次犯下的大罪,在过去的修炼中是绝没有再修炼的机会。可慈悲的恩师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扶着我从一次次的跌倒中,又一次次爬起来,直到走正。师父为我花费了多少心血,人类的语言已无法表达师尊的佛恩浩荡。面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心里懊悔极了,后悔的简直无地自容。我只有勇猛精進,奋起直追,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现在我再一次严正声明:过去在理智不清,失去自我的情况下一切所做、所说、所写全部作废。真正按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正法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时刻,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以报师父救度之恩。

张玉峰 201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有幸得法。二零零一年由于被牵连而被非法抄家,抄去师父法像一张,《转法轮》宝书一本,非法拘留15天。在这过程中自己配合邪恶拍了照,按手印,写“口供”。在拘留期间,又有同修遭迫害被牵连。拘留结束,带到居住的派出所录口供。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有怕心,信师信法不够,写了“保证”,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二零零三年被邪恶骗到洗脑班,关键时刻人心观念太重,正念不足,在人心的带动下,正念全无,学法不深,不扎实,没有把自己当个修炼人,没有把师父大法放在第一位,迎合邪恶写了“四书”,写了“揭批稿”,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以及所谓的“作业”。在交代问题时,我出卖了同修。我比其他同修早回家几天,一到家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毁了丢掉,把家中师父的经文全部转移到亲戚家后被丢失了。由于我的为私为我的心,只想保护自己,不敬师父,不敬大法,对大法犯了罪。当时我认为回家获得自由了,一身轻在家独修,再也不会受牵连了。在家学法炼功几年,学法只求数量,不入心,不与同修切磋,不看明慧周刊,只求安逸得不到提高。几年后,在同修的帮助下,走出家门参加集体学法,在精進同修的帮助和指导下,多学法,学好法,系统的看师父的经文。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知道以前所做的一切错了,我是在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痛悔。我辜负了师父慈悲的苦度与厚望,违背自己的史前誓约,给自己修炼染上了污点。感谢师父慈悲于我,又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从新修炼的机会。我一定珍惜万古不遇的机缘。以前我曾声明过一次,但是有落项,声明不全面、不彻底,只是在走形式。这次是郑重的严正声明,以前我对邪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错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吴静娟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得法的,得法后仅仅两个月,大法就遭到了邪党的残酷镇压。由于我当时对大法只是感到法好,能做好人这样一个感性认识上,再加上对邪党淫威的惧怕,功也不炼了,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书也交出去一套(因为当时是我一次请回来两套大法书),使我在人生道路上铸成了极其危险的大错,差一点错过了千万年等待的修炼机缘,真是追悔莫及呀!直到二零零二年春,在师父的点悟下第二次得法。当我把保存完好的一套九本大法书抱在怀里,眼看着伟大师尊的法像,我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在心里呼喊着:师父啊,师父,弟子错了,弟子知错了!自此以后,我终于走上了大法修炼的康庄大道,成为一名真正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为此我现在严正声明:一九九九年七月底,邪党书记拿着一张写满炼法轮功的人员名单,按名收书(我现在已想不起来是否在这一名单上签过名),这些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共产邪党迫害的结果。对此,我全盘否定,一概不承认,全部作废。我只认准一条路——跟随师父,修炼大法,一修到底。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学法,自觉同化法,做好三件事,在反迫害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精進实修,将功补过,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刘世川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象很多大法弟子一样,为了证实法,去了北京,并在京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其后,邪恶将我遣送回老家当地关押。邪恶逼迫我写“悔过书”、叫我表态“彻底脱离法轮功,与法轮功划清界限”。我当时拒绝做此违背良知的行为。邪恶由此将我开除公职,在当地把我第一批投入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期间,邪恶对我進行洗脑、转化……我被邪恶安排所谓的“感化、特殊帮教”。我内心仍坚信法轮大法好。但由于七二零前,不够精進,学法不深,不能站在法上认识问题,还总想看别人怎么修。有一天,来了一个“特殊的帮教小组”,据说是已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几个北方人。一边说着大法好,一边说着对“当前局势”的看法,目地是要领着我歪曲师父的法理。我当时由于脑子里装法不多,误以为自己悟到了,应该从新认识,曲解了师父的法理,违心地写下“认识”、“三书”、“揭批”等,严重地诋毁和诽谤了大法和师父。回想一下,自己得法后,如同师父所说“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不精進,不向内修,还总是瞅着别人怎么修,结果在真正的考验面前,没有了正觉。之后,邪恶以“已转化”为由又将我恢复公职,其目地是将我作为典型,标榜邪党的成果。在未得到我充份认可的情况下,对我進行视频、报纸宣传,给大法及大法弟子造成了损失。如今,我彻底醒悟了,那一切都是邪党恶警的谎言和诱骗,还有旧势力的安排。我十分后悔当初的不正行为,由此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师父慈悲,知道众生得法之苦,我要重回大法。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在劳教所受迫害期间写下的“认识”、“三书”、“揭批”等全部作废。在此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从此敬师敬法、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徒。

杨琴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对法理的不清和正念的不足,许多事都做的违背了大法的要求,虽然也曾声明悔改,但也是敷衍了事,没有认识到声明的郑重与严肃。今天,我从新把自己修炼以来做的不足的方面声明并归正。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被隔离,邪恶要求写“保证”和“悔过书”,那时法理不是很清晰,只是无意中听过一个同修说“那不能写”,就觉得很对。但后来又说什么一个弟子都不能被邪恶带走,让我先写了出来,于是就胡乱编了写瞎话出来了。大概记的当时写的是:“我为自己做的不好的事后悔,象我这样的人后悔等”。后来,大法弟子都去北京上访,在看守所做笔录时,最后要求签字,我正在看笔录内容,警察说不用看了,都是按你说的话记的,所以我就没再看,签了字。后来想想就一直很后悔。二零零零年,我被判刑五年,虽然在判决书上没签字,也没有写三书之类的东西,但却在临出监的时候,在释放证上签字了,当时自己对自己说:“那不过是个释放证。”其实已经是失去了正念,放松了修炼造成的。从监狱出来再進洗脑班,一年多之后,我出来去报户口,片警要求在笔录上签字,最后派出所的指导员说不签字就把原因写上,于是我就在笔录和释放证上都写上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没有犯罪”之类的话,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是这样,还是没有做到大法对自己的要求: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回顾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这一路走的很是曲折,许多事都做得违背了大法的要求,给大法抹了黑。特此借声明作废那些自己不正确状态下做的不符合法的事。归正自己,融入大法,弥补过失,不断精進,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关自平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2000年到2010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了八次。邪恶追问我资料来源,我说是捡来的。被邪恶抄过三次家。被邪恶关押四次,共被关押三个多月。扣我半年的养老金2000元。我在压力下向邪恶写过“不发资料,不捡资料”的保证书,我烧过大法书,处理过《明慧周刊》。我现在严正声明:1.自己写的、邪恶代我写的和办事处综合办、洗脑班代我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在此向师父认罪,痛改前非,立即挽回,学好法归正一切。用心学好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跟师父圆满回家。

陈義芳 201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下半年得法的。在2001年9月23日,当地派出所的3名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查到我尚未抄完的《转法轮》和几盘炼功录音带,然后用警车将我带入派出所,第二天又硬性将我送到看守所。在这当中他们让我签字并非常伪善的说“十一”放完假就能接我回家。开始由个小警察叫我签字我说不签,后来另一个说什么他们也没办法是上面压下来的等,因为“十一”前都得有这样的安排(指抓人)。当时自己也没有站在大法上,想到既然他们答应“十一”过后就让我回家我就签了字,还让我写“同意”二字我也写了。十五天后他们把我从看守所接回来了,本应接我回家的,结果又拉回派出所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心里想这决不能写,就跟他们玩起了文字游戏,写了“几个继续,写继续做好人,继续走返本归真的道路,继续在单位做好本职工作”,然后他们都笑了。可是我出来后我丈夫又请他们吃了一顿饭,我也没有阻止,用人心对待此事,认为派出所几个警察对我还不错,总认为他们也没办法等等。在迫害开始后我们单位知道我炼法轮功就让我交书,由于怕心我交了两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

姚瑛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两千零一年,我被邪恶构陷,非法拘押出来那天签字时,我特意看了没有法轮功的字,我就签了,当时很迷茫。之后有两个年轻人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那时我真的是不想被关押被迫害。出来后,看到师尊《华盛顿DC法会讲法》及后期讲法,我知道做错了,心里一直很忧、很堵。今天在同修的提示下,把它写出来,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绝不会再给大法和师尊抹黑,洗刷自己的污迹,信师、信法到底。

夏金玉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儿子在2002年高中作文比赛中,因证实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被阅卷组恶人举报到610邪恶手中。从此以后县610和公安邪恶多次来我家骚扰,并且要非法绑架他,当即取消儿子的高考资格,儿子被迫离家出走。在2002年7月22日上午,县610和县公安局人员带领一伙人抄了我的家,抢了部份现金及电脑,当晚我夫妻二人被软禁了,强行要我交出儿子,否则,就停止我们的工作,迫使我夫妻二人外出寻找。邪恶用谎言对我说,找回你儿子说清楚就没事了,可是我们相信了邪恶的谎言,把儿子强行送到县公安局被非法审问,被邪恶下了不明药物,从此以后精神恍惚,神志不清,相当一段时间饮食不正常,失去了正常人的状态。现在我才悟到我夫妻二人在配合邪恶迫害儿子,这是对师父犯罪,我们做错了。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现在我们早已走進了大法修炼,我们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谭邦尧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5月份,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武警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一个年轻警察用电棍电我的额头,还有上半身,而后用胶皮棒打我的下身;又让我脱掉外衣,只剩内衣,两男警察轮流打,一个警察跳着大打我。后来被关進铁笼子里,回来后被邪恶判两年劳教。在被迫害劳教期间,没能以法为师,由于我的怕心和执着圆满的心没放下,邪恶使用犹大来“转化”我,后又因主意不强而邪悟,写了很多“揭批书”,辱骂尊敬的师父、神圣的大法,背叛师父背叛法,写过“悔过”文章,我还给其他同修洗脑,写过“转化信”给其他同修,出狱后我还把同修的一本大法书给扔了,跟着邪悟人写了“保证书”。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这么多年来心里一直有负罪感。现在严正声明:在迫害高压和酷刑逼迫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