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zhuhengyuechenshixiaohe]首页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xuexi
  
  
  
  
博客分类  >  其它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  未分类
向同修学习严正声明

3173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152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243097p.html
【字号】  
 
152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587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得法修炼。学法还不深时中共邪党开始了对大法的全面迫害打压,没有了炼功点的集体修炼环境,加上当时的压力,在犹豫彷徨中中断修炼,与同修也不再联系。此后不长时间偶遇同修,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再度走回修炼当中,由于不会修,没有真正实修,证实法用人心,自身存在的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邪党非法劳教迫害。在邪恶的黑窝里,放不下对亲情的执着,有求安逸心,怕被迫害,我背叛了师父和大法,违心地给邪恶写了“揭批”、“悔过书”、“保证书”等,而且为了早回家也充当过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帮教,给自己的修炼抹上了重重的污点!刚回到家,怕大法书放在家中不安全,把家中保存完好的十来本大法书(其中有师父在海外的讲法、精進要旨等)一起扔到了家附近的公共厕所里。此后,我看到过乱法的“十讲”。我严正声明:被非法迫害期间给邪恶写的“揭批”、“悔过书”、“保证书”等一律作废!在充当邪恶的“帮教”期间劝同修写“保证书”等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毁弃大法书籍等违背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

王莹 2011年5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有缘得法的。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和江氏流氓集团疯狂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迫于邪恶的压力,产生了很多怕心,做了一些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错事:1、九九年七二零前公安到炼功点调查炼功人员名单,我向他们实说了自己家人有谁炼功,认为炼功做好人不怕他们调查。“四•二五”去北京上访回来,公安人员问我“都谁去北京了?”我把认识的人也告诉了他们,当时认为去北京反映修大法的实际情况是光明正大的,没想到后来这些竟成为他们迫害的把柄。2、“七•二零”迫害开始,公、检、法、司、国保、“六一零”多次举办洗脑班和召集大小会议,强制大法弟子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等,在高压下我也写了“不炼”的保证书,还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3、向邪恶交出大法书。自从打压后,邪恶“六一零”人员多次到我家骚扰、有一次突然闯進我家,把我看的《转法轮》和其他一些大法书强行抢走。后来交出了七本大法书。这期间我还告诉别的同修把书交上去,免得公安老上门要书,不仅自己犯罪,还帮邪恶破坏大法。4、二零零零年新年前,老伴同修去北京上访被绑架押回县拘留所。我为了让老伴能回家过年,向邪恶交一千元托人,老伴回家后又给办事警察送了酒表示感谢,助长邪恶。5、出卖同修。一次在街上与一同修看一有关信息(实际是假经文)被人构陷,警察把我叫到公安局,逼我说出和谁看什么资料,在高压下我说出了同修。6、我女儿因讲真相挂条幅被“转化”的同修供出,被非法劳教二年。我去看她,她说了很多邪悟的话,我都信了。后来我还劝老伴“转化”,县“六一零”把一些大法弟子送市里办“转化班”,我劝老伴去了,她当时不太情愿。我还在市“转化班”的黑板上签了自己的名字,以示“转化”。在这里我严正的声明:自己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不利于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坚定地信师信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随师还。今后一定要坚定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孟宪良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迫害开始后,用人心来对待这场迫害,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大错事,犯下了天大的罪业。迫害刚开始,我去北京证实法,走到半路被邪恶非法堵截和关押,因法理不清,有怕心,把自带的大法书丢弃在车上被邪恶搜走,又配合邪恶报了姓名和住地。回来后,又配合邪恶照相、签字。在单位非法关押期间,因怕心,把师父的几篇经文烧了,向邪恶交了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并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大错事。在单位召开的全体职工大会上,单位负责人让我作“检查”,我没抵制,而是配合了,助长了邪恶的气焰。回家后不久,邪恶又非法到我家“回访”,因怕心和自我保护,违心地说“不炼功了”。九九年底,公安局的恶警到单位非法找我了解情况。在怕心的驱使下,说出了邪恶已知道的同修,出卖了同修。并在邪恶的记录上签了字,违心地说“不炼功了”。第二天邪恶又把我非法关押起来,又关進洗脑班。因对亲情和利益的执着,又违心地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并交了二千元押金。面对邪恶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没抵制,怕遭受迫害,再次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回来后,单位又从经济上的处罚迫害我,让降一级工资、末位管理的表上签名,因法理不清也配合了邪恶。后来又在扣除一个月的工资、取消一次长工资资格的处罚上默默地承受着,助长了邪恶的气焰。我再次严正声明:向邪恶写的“保证书”、向邪恶所做的一切口头“保证”及所做的对师父不敬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走好走正修炼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孙明秋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3月喜得大法。今年4月7日与同修丈夫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由于不配合它们后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迫害。由于平时学法不入心,走过场完成任务似的,对法没有真正理解,法理不清,正念不足,被邪恶迫害时就产生了动摇。在邪恶黑窝里人心出来了,怕長期关在黑窝里,想早点出来,在邪恶的高压威迫利诱下就配合了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做了大法弟子决对不能说、不能做、不能写的错事。在邪恶的黑窝内,在邪恶的高压威迫利诱下,在自己主意识不清的状态下,所说、所做、所写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特此严正声明彻底作废。弟子坚修大法到底。入心学法、多学法、学好法,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个真正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臣学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有缘得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中共恶党和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疯狂的邪恶打压,当时心里很恐惧,做了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事。今天在这里把它曝光出来。1、迫害发生后,一次派出所警察闯進我家发现墙上挂着师父的法像,他们就给拿走了,同时搜走几本大法书、一本《转法轮》、炼功磁带。以后邪恶又一次非法闯入我家,搜去一本《转法轮》。我没有保护好大法书,愧对师父和大法。2、县“六一零”强行绑架大法弟子去市办洗脑班,在邪恶的欺骗下,我抄写一份“转化书”被放回家。回家后又主动向“六一零”交了七本大法书。3、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绑架遣送回本县,非法押進县拘留所,家里人拿一千元托人,在别人代写的“不炼”的保证书的情况下,我被放回家。又一次向邪恶妥协,背叛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对邪恶所做的“保证”、“承诺”全部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坚定地信师信法,坚定地维护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刘玉芝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進门时是为了治病,根本不懂得修炼,当时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类风湿,身体所有的关节都疼痛的难受,手指全部不能弯曲,膝盖、脚趾也是疼的、心脏病、眼困,两手腕困的无法形容,全身怕凉等。在得法前,中西医都治疗了也不行,把人间的小道也都用了,还学了别的气功都没有治好我的病。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就觉得和别的气功书不一样,把我许多不懂的问题都解答了,觉得好,就决定修大法,并向师父发誓要坚修大法。19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单位叫我写“不炼”的保证书,交出大法书,我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心想我在家偷偷炼,留一套完整的书籍,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这三本宝书交到单位,还写了“保证书”。我声明以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

甄绍云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被邪恶非法迫害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自己的怕心,曾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尊的事。我今天再次声明: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刚开始时,由于怕心曾向当地公安局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转法轮法解》。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调动工作,为恢复自己的工作,在怕心、利益之心、名利之心驱使下曾违心地写了“不炼了”的保证。可是不但没恢复我的工作,还要我“揭发批判”,我当时就拒绝了,我看穿了他们的伎俩。后来我当着610的头目和单位领导公开声明:“所有签过我姓名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我要炼一炼到底,谁给我好身体我就信谁。”今天我再次声明:以前所有签名及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后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敬师敬法,让师父少一些操劳,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巩红燕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家是学法点。“七二零”邪恶迫害时,派出所到我家坐着不走,问我“上不上北京?”让我签字,让我交书,我就签了“不去北京”的字,把大法书交了一本。家里人害怕,怕迫害,就把大法书毀了,把师父法像送走了。自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没有实修,在高压下我走了弯路。“七二零”以后,邪恶经常到我家骚扰,每到敏感日邪恶就带着不少乱七八糟的邪恶之徒到我家骚扰,要把我送洗脑班。一次我老伴出去要和它们拼了,老伴说“不炼了,你们还来干啥?”,我也说:“不炼了,我在家看孩子。”就这样邪恶走了,我已经变成常人了。有时和老伴发生矛盾很激烈,家里人说“你炼法轮功还这样?”我说“不炼了”。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二零零四年春我又重返修炼。重返修炼后,写过几次严正声明,但都不深刻,没有认识到佛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大法造成了重大损失。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桂琴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丈夫因为害怕,就特别反对我修大法,各种干扰全都来了。由于当时自己对法的认识很低,有许多常人心都没去掉,所以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丈夫经常对我连打带骂,不让我炼功、学法,毁大法书。最邪恶的是,邪恶操控丈夫强迫我帮他毁大法书,由于自己心性差,被怕心、恐惧心带动,完全没有正信、正念,帮了邪恶的忙,做了一个大法弟子最可耻的事。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那些不敬师、不敬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能在师尊的慈悲救度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越来越精進,完成史前大愿,早日跟师尊回家!

苏艳霞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几年时间里学法不入心,不修心性,导致我在九九年七二零期间信师信法不够,恶警天天到我家来捣乱。因我白天上班,恶警只好晚上来我家,一来就是四、五个,其中一个是所长,他们一来那个恶警所长就问我“你是负责人吗?”我说“不是”。又问:“你认识其他人吗?”我说“不认识”。当时心里就一念,不管恶警问什么都说不知道。恶警一看没有收获,最后说“你把书交出来吧”。我说“没有”。恶警说“你学了这么多年没有书谁信那。”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有点害怕了,向邪恶妥协,交出两本大法书籍。七二零以后,我放弃了修炼。在这期间家庭矛盾处理不好我又造了不少业。转眼间几年过去了,零五年我认识了一位同修,就这样我又走回了修炼道路。我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白亚娟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曾写过“三书”。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言行及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在以后的修炼中,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洗刷污点,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向艳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以后,我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遭受迫害,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转另一教养院遭迫害,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怕心,身体状态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被恶人、恶警以欺骗的方式强加了不明药物,我在言行上配合了邪恶,配合恶人恶警喝水、吃饭加水。由于头脑神志不清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配合邪恶所签的字、签名、按手印、照像,配合邪恶所写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心书”、“六书”,代同修写的“三书”,配合邪恶去“转化”同修,拿师父的法断章取义讲给同修,出卖二名同修,配合邪恶交书,把自己手中所有大法书和录音带全部交给邪恶,配合邪恶记者采访,说了背叛大法和师父的话。配合邪恶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词、文章,配合邪恶签名,宣誓。被非法关押期间做出了无数的错事,还给教养院写二封信,给原地派出所写一封。回家后,社区主任和片警到我家,我又配合邪恶说了不利于师父、不利于大法的话。我声明: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在教养院及回家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

黄秀英200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为怕心重,法理不清,没有实修,给邪恶在“保证书”上写了“以后不炼了”。自己写完后,一同修说她自己写不了,非让我给她写一份,我代同修写了一份“不炼了,与法轮功决裂”。交出了师父在国外讲法的书两本及一盘半小时动功带。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要加倍珍惜大法书籍,坚定地维护大法。我代同修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

谢春蕊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的时候,为了应付单位交了三本大法书。之后,县里派人到我家找大法书,没有找到。他们走了以后,由于当时学法少、悟性低,就把大法书烧了大约五、六本。零七年十二月份我和同修去发真相资料,因为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把我带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叫签字也签了,叫照相也照了。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我给邪恶签过的所有字,说过、做过的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做到敬师敬法,信师信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请师父放心。

王秀英 201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八年八月至二零一零年八月我被非法劳教迫害中做了对师尊、对大法不敬不利的事。在劳教所恶警的恐怖高压迫害下,我向恶党邪灵低头妥协,被所谓的“转化”了。我不该配合邪恶在“三书”上签字,我不该配合邪恶污蔑诽谤大法,我更不该配合邪恶辱骂师尊,我犯了助纣为虐的大罪。我干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干的可耻坏事,我给大法抹了黑,辜负了师尊对我十五年的慈悲苦度与呵护。我特此严正声明: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两年期间,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现在我以实际行动从返修炼,坚修大法到底,用心学好法,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翟义春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初,家乡有十多人到北京上访,结果都被绑架到看守所。开始大家都很坚定,后来眼看要过年了,人心出来了,想早些回家。在邪恶的压力下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不久,家里放了很多真相资料,一下怕心出来,就把资料毁了。我现在特此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认真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学好法,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王清安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省洗脑班遭受邪恶迫害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怕心和各种执著,给邪恶写了“三书”、“认识”和“总结”,并签字、按手印。刚开始迫害时,在邪党的压力下交了一本《转法轮》。二零零零年八月给单位交了三千元“保证金”。二零零零年三月又给单位交了一千元“保证金”,同年十月给拘留所交了一千八百元。在单位、公安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签过字、按过手印。还交过普度、济世的音乐带,还叫家里人给单位签过字,还交过一部份手抄《转法轮》。我现在再一次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一切违背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坚定地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一定认真静心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兑现自己的承诺,跟随师父回家。

黄八香 2011年6月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得法后,由于修得不扎实,由于怕心,自己在没有别人强迫之下,主动地把大法书交到了村支书家里。后来又在邪党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把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了。现在我再次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签的“不修炼”的保证及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弟子一定会正念正行,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不被常人心带动,坚定的维护好法,在讲清真相中多救人,同时修好自己,真正的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刘春红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邪党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家里干扰。当时由于法理不清,怕心大,为了不再来干扰就签了字,也没敢看写的是什么。作为一个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就这样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向邪恶妥协。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修炼的机会,零五年又从新走回修炼。我哥哥坚修大法被邪恶迫害期间,在去劳教所看哥哥的时候,也同样签了字,也没看上面写的是什么。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今后我会用生命维护大法,绝不会再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陶永贤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学法不到位,对法理认识不清,用人心对待邪恶的迫害,给自己的修炼抹了黑,做了许多不是修炼人该做的事,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对大法与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迫害高压下,由于怕心,交了两本大法书,说了违心的话。看到别人交书了,自己也跟着交。在单位,说每个人要表态,自己也跟着做。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学好法,用法归正自己,正念正行,维护大法,珍惜这万古机缘,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章瑞英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当时有一位同修被恶党迫害,我非常害怕,就将师父的经文烧了五、六张。到后来又将《明慧周刊》与真相资料烧了几份。本人声明退出我曾经加入过的共产邪党的少先队员及红小兵,还曾写过申请入共产邪党组织(没有入)。我声明:过去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何文珠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由于当时法学得很少,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时,恶人叫交书就把《转法轮》和几本大法书、炼功带交了。二零零零年我被恶人绑架到镇上的洗脑班迫害了12天,在这期间恶人强迫我写“三书”放弃修炼,由于没认识到修炼的重要性,恶人帮教帮我写了“三书”,恶人又强迫我去劝一个学员写“三书”,我妥协了。由于自己没做好,二零零五年我被恶人绑架到拘留所迫害15天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共90多天,还强迫我的丈夫交给“六一零”6500元钱,才同意我丈夫把我接回家。恶人还叫我丈夫看管我。经过不断的学法修炼和看《明慧周刊》,才认识到自己的许多不足,交书和写“三书”都是错了。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向邪恶写的“三书”和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奋力精進,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洗刷污点,跟随师父回家。

赵开容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我违心地把我和爱人的一本《转法轮》和师尊的四幅法像交了出去。在当时诽谤法轮功的会上,让每个炼过法轮功的学员签字:“保证不再炼法轮功”。在恶警的逼迫下,我违心地签了名。我现在严正声明:以上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所签的背叛大法的字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洗刷污点。

李福芹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开始大面积迫害大法、诽谤师父与大法。开始单位找我,我在邪恶的诱骗下,交了一本大法书。还违心地说了“不修炼”的话。我被邪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和一些物品。当时,我的怕心特重,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等,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也被抓到了看守所迫害,在里面呆了半年,在邪恶的逼迫下和对亲情的执著,违心的在“转化书”上签了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勒索了五千元钱才回来。尤其是到了最后我还不悟,还违心地想,不学法邪恶就不迫害我了,到了今天我还在大法中徘徊。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和想法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刘雅君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加上正念不足和理智不清,上了邪恶的当,促使自己走向了邪悟,做出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写了“四书”。我今天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和不敬师父的言行及“四书”全部作废。从今后,坚定地维护好大法,以法为师,精進实修,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正念清除邪恶,去掉自己的一切执著与人心,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根叶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历经七个月,那段时间真是令人难忘,每天学法、背法、炼功,虽然很苦,很忙但很愉快充实。后来爱人从外地回来,百般阻拦不让我炼功,天天吵闹,甚至要到同修家和同修吵闹,我怕弄得同修及家人不得安宁,家庭生活受到干扰,无奈我放弃了修炼。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我看了电视上邪恶的宣传受了毒害,在有些场合说了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对一些常人和同修的家人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二零零六年在同修的帮助下,又接触了真相资料,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曹素文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迫在邪党乡政府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还“签了字”。二零零零年在邪党公安局被打时也说过“不炼功”的话,还出卖了两名同修。二零零二年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时,被迫写了“三书”,又出卖了一名同修,还交了几本大法书。二零一零年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转到洗脑班迫害时,我没正念,怕被劳教,向邪恶写了“五书”,还被勒索了三万五千元钱,给邪恶输血,助长了邪恶。给自己修炼留下了巨大的污点,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向师父请罪。并严正声明:在洗脑班写的“三书”、“五书”,及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麻金玲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下,我怕心重,怕邪恶来家搜查,采取应付的办法交了《论语》一张,《法轮图》两张,手抄《转法轮》三本和其他一些资料。在这件事上我一直认为办得好。又加上从迫害开始到现在,在师父的教诲和呵护下,顺利的走到今天,有时还沾沾自喜。听到“七.二零”交资料要写声明开始一愣,后悟到应该写。邪恶逼着交书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去交了不是在配合邪恶吗?这是背叛师门的大罪。错在没学好法,关键时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忘记师父就在你身边,没有过不去的关,怕什么。我悟到这次写声明的过程是向内找、向内修,修去各种执著 ,心性得到提高的过程。在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叩谢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向师父保证:今后一定要更好的学好法,更加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杨世珍 2011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自96年得法修炼,身心受益很大。99年由于受到中共邪党的迫害,自身的好多执著心放不下,抱着怕圆满不了的执著心走出来证实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劳教所里走向了反面,做了很多破坏大法的事,出来后又到洗脑班帮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做了很多谤师谤法的事,真是罪大如天。接下来也就“不学法、不炼功”了,慢慢的走向了常人。我现在发现人要是没有心法的约束,什么坏事全干的出来。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努力用心学法,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修去所有的执著心,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

高秀国 2011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离开大法已有两年多了,在这两年多中,我过着痛苦乏味的常人生活。晚上睡觉时常在梦中惊醒,白日常人中的“名、利、情”也在腐蚀着我,我觉的已经没有了希望,很苦恼、很痛苦。可怕心、愧疚之心、常人中安逸的心等使我久久都不能从新回归大法中来。后由于做事心、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迫害绑架到看守所,最终在怕心、亲情执著心的驱使下,向邪恶低下了头,写了“悔过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也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巨大的污点。在师父的点化、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心从新回归到大法中来。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为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黄建菊 201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这几年不怎么学法,对学法、发正念不重视,加之在常人中被名利情以及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怕心和各种欲望所搅扰,我一直不精進。特别是2008年邪党办奥运期间,由于不在法上,加之怕心重,做了不该做的事,被邪恶逼迫在邪党印的“不上访”的保证书上违心的“签了名字”。事后我很后悔没能用正念去抵制邪恶,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是我修炼路上的巨大污点。在修炼路上我跟头把式的,没有静下心来找自己的不足。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就想写严正声明,可一直被各种观念所阻挡,拿不起笔。今天,我就是要冲破各种阻挡我写严正声明的观念、排除干扰,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自己的路。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违心的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王有朋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99年“7.20”邪党镇压法轮功后,我到北京证实法,还没走到北京,就被邪党公安局的恶警追回来了。由于我学法不深,我家人不明真相,我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我的孙子扔到河里,被大水冲走了。我真是伤心极了,太对不起师父了。第二次又被孙子(10多岁)给撕坏了(我老伴的书)。我气得不行,怎么办?我问了当时的一个同修,他说:“不能留给后人,烧掉吧。”我也没加思考,就烧了。烧完我就后悔了,可是晚了。为这两本宝书,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今天和同修切磋,谈到严正声明时对我启发很大,由于我学法不深,没认识到敬师敬法的严肃性,我没正念,不但自己犯罪,也连累家人对大法犯罪。在这里我真心向师父认罪。并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要用心多学法,加强正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做让师尊放心的弟子。叩谢师父慈悲救度之浩荡佛恩!

苏桂芬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底得法的学员,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下,我由于学法不多,法理不清,在邪恶强制办的学习班上,我出于私心、怕心、情,学人不学法,违心的在邪恶印好“保证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在恶警几次上门逼迫时,也交了几本大法书。在那段恐怖的日子里,家人怕大法书籍落入恶警手里,我默认儿子把剩下的大法书籍拿出去处理了。最后二本《转法轮》我也没有保护好,被家人也毁了。在这过程中我也知道大法和师尊是好的,但真是愧对师尊的洪大慈悲,我已犯下了不敬师敬法的滔天大罪了。我以前已认识到了,并用真名写过声明,但觉的不深刻、严肃。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给邪恶在“不炼功” 保证书上的签名和对大法不敬的毁佛经的行为全部作废。并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在正法的最后时间里听师父的话,抓紧学好法,修好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罪过。

张桂群 201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的,修炼前我是单位有名的病号,身体有几种慢性病,如胃病最严重,夏天穿着毛背心,还有三天两头感冒发烧,肺气肿,没有一月上全勤。修炼后这些病全没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非法迫害法轮功,因我怕心重,在恶党的邪恶组织,办事处,居委会的欺骗下,我违心的交出两本大法书,后来又在邪党办事处、居委会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自己还认为这样做是对的。通过不断学法和同修们交流,我深深认识到这都是学法不深和法理不清,对信师信法不坚定造成的。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桂芝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2011年4月20日上午11时多我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期间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我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配合了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给同修制造了不该发生的迫害与魔难。清醒后我在黑窝内当众口头声明22日、23日、24日邪恶所做的“笔录、签字、手印”等一律全部作废。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决不会转化。4月28日我有幸弄到了纸和笔,立即补写了书面严正声明,声明邪恶所做的“笔录、签字、手印”等一律全部作废。并交给邪恶。现在想起来仍然痛悔不已,这都是因为平时不重视学法,学法不入心,做事心强,没有向内找,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此我彻底放下污浊的包袱,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走好走稳今后的每一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多救众生,坚修大法到底。

朱春莲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有没能认识到的放不下的执著,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误导从而走入邪悟,还自以为是“修得更高了”,“得了更高的法了”。把大法的书交给了邪恶,進而又随同邪恶做了“转化”的恶事,在自己的修炼道路上抹上了可耻的污点,做了对正法犯罪的事。去年,在与同修交流时,他用师父的话点醒了我,一瞬间,我全明白了。我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是一条自我毁灭的路啊!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再给我机会,让我还能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从新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今再次深刻的严正声明:过去背叛师门、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今后加倍努力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好师父要我做的一切,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弥补由于邪悟而给大法造成的严重损失。

于向勤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喜得大法修炼七个月,邪党就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我由于法理不清,和几十年受邪党文化的洗脑、毒害及邪党历次整人运动恐怖压力的影响,我用人心对待大法与修炼。在邪党高压下,我由于怕心和自保的人心、私心,违心的向邪恶多次妥协。由于邪恶抄家,交出了师父的各地讲法书一本和师父的法像,向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以后邪恶又照像,填写了邪党党员联保书,花十元钱买了邪党纲领,邪党办奥运前又给邪恶“签字”。回顾这过程,我由于人心、怕心和自保的私心,没有做到信师信法和敬师敬法,给自己修炼留下了耻辱和污点,对师父和大法犯下了大罪、重罪,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跪向师父请罪。特此严正声明:我向邪恶所写、所做、所说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紧洗刷耻辱和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屈成瑞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一次与一位同修外出讲真相时,同修被抓,供出了我,半夜恶警闯入我家,搜走了我放在桌上的两本大法书,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并逼我讲我认识的同修。那时我想别人讲出了我,我也就讲出了两位同修的姓名,恶警逼我按手印,我不按,他们强拉我的手臂用掌背,掌心按。回家后我想大法书及我和师父一起照的像不能落到恶警手中,就把大法书和照片(一张是我和同修一起照的,一张是师父的法像)烧了。后在同修的帮助下,认识到这是因为没学好法,没实修,才做了这种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事情。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敬师敬法,坚定的修炼,痛改前非。我一定用心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吕凤珠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没有学好法,被人的观念障碍,没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导致正念不足,在被邪恶迫害中配合了邪恶。如:穿囚服、照像、在邪恶有关的材料上“签字”等。在邪党打压迫害初期,还曾交出过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珍贵的物品,也说过、写过诋毁法轮功和对师父不敬的话。现在我醒悟到自己错了,追悔莫及。特此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背叛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跌倒了、爬起来,从新走好、走稳以后的路。今后我一定加紧学好法,精進实修,修好自己,洗刷污点,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多救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之浩荡洪恩。

马银凤 201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记得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五晚上九点多钟,我被邪恶非法劫持到公安局,后被强行关押到拘留所。经过三个多月洗脑关押,由于对师父、对大法不能百分之百坚信,人心越来越膨胀,面对要被劳教迫害,我的心彻底崩溃了。最后我选择了妥协,写了“我的认识”,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留下了终生的遗憾。由于一直不能静下心来学法,心性一直突破不了,怕心很重,随后又有几次被邪恶钻空子迫害,我一次次听从邪恶的,甚至还把邪恶带到同修家,把洪法的不干胶给了邪恶,在大法弟子内部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恶劣影响,起到的是破坏大法的作用。现在我清醒了,一定要把这丑恶曝光出来,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洗刷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用心学好法,修好自己,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到底。

杨武英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我由于怕心重,和对法的理解有误,我把一套有部份失真的济南讲法录音带和一本质量极差的部份有油墨的《转法轮》书,及一个大法简介交给了邪恶。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進京被抓后,在邪恶的威逼下,我写了“不進京”、“和大法组织决裂”的两句话,事后虽已声明。但没有把具体的事和对其认识写上。随着不断学法,我深知我做了不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过。这些事情成了我这些年来抹不去的一块心病,每当想起这些,悔恨和内疚的泪水伴随而来,真是痛心疾首。今天当着师尊的面,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紧跟师尊,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助师正法的最后的修炼的路。

邓秀华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1997年与大法结缘,因为心性没有守住,半年的时间就脱离了大法,后又遭邪党迫害,丈夫因害怕烧掉了师父的法像、法轮章、大法书,讲法、炼功磁带。于1999年同村一个大法弟子被邪恶非法判刑,她的丈夫曾经找过我,要我去某地找一位亲戚,我也一口拒绝了。直到2010年冬天的某一天,机缘又使我接触了大法,可是这十年迫害的情况我一无所知,大法弟子为宇宙真理付出惨重的代价,真是让我汗颜,我心里悔恨交加:当初为什么背离大法?为什么不去讲真相?我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我对不起师父,我对不起各位同修。现在我要改邪归正,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决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侯世菊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悟性较差,我对师对法的信念不足,如九九年“七.二零” 邪党打压迫害大法后,一天单位领导班子邪恶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时我虽向领导讲述了本人为什么学炼法轮功,学炼后的受益与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大法是当今世上最正的功法,师父是蒙冤的等。但由于当时怕心重,为了过关,还是很不情愿的在它们的统计表上签写“不学、不炼”和自己的名字,犯下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行。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

马占美 201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过去讲真相的时候没有注意安全,过于鲁莽,还自以为自己做得好走的正,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在三个月前被非法绑架,被绑架后自己隐藏很深的怕心被完全暴露了出来。在邪恶的逼迫威胁下,我写了“保证书”、“三书”和一系列“思想认识”。经过这段时间的学法、向内找,我悟到这都是自己学法不入心,不注重实修的恶果,自己还有许多执著 心没有去,如怕心和色欲心。讲真相的时候不理智、不注意安全横冲直撞这其实是显示心和欢喜心太强的神智不清的表现,又怎么能叫走得正呢。在此我严正声明:之前写的“保证书”、“三书”和一系列“思想认识”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紧用心学法,精進实修,正念正行,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

刘雍 201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九七年丈夫得了心梗病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也随着得法修炼。当时修炼的情况非常好,每天学法炼功,认真、主动。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由于邪党的打压迫害,我心里产生了怕心,就放松了修炼。那期间警察经常到家中无事生非,形势很紧张。有一次警察写了些东西叫我和丈夫签字,当时我丈夫不签,我因为修的不扎实,就给“签了字”。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很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再次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学法、炼功,修去人的旧观念,努力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陈桂珍 201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大法受迫害期间,我由于怕心和压力,给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并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及炼功带全部损坏和丢弃。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通过学法交流使我醒悟到,我这是在犯罪,痛悔不已。师父:我错了!我跪向师父悔过、认罪。我严正声明:给邪恶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以及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决心在今后认真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助师正法,多救度众生。洗刷自己的耻辱,加倍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坚修大法到底,勇猛精進,紧跟师父回家。

贾玉琴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打压迫害初期,有一天,一警察上我家来问我还炼法轮功不?我当时有怕心,法学的少,正念不足,就说“不炼了”。把《转法轮》书交了,还有法轮章、单张经文、炼功带,还有普度录音带和其他资料全都烧了。还在邪恶的“保证书”上签了名。我犯了大错,我有罪,我对不起慈悲救我的恩师,我背叛师门,痛苦万分,真是后悔极了,我万万不该做了这些没有良心的事。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对不起师父、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都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大法,用心学好法、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清洗罪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紧跟师父回家。

孟昭娥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虽然我做了两次严正声明,但还是有重要的一点才刚刚想起:就是在99年“7•20”以后,被迫向邪恶交大法书时,有一个××党的人对我说:“去炼××功吧!”当时,我带着情绪说:“我什么功也不炼了。”刚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这么说呢?由于怕心和对大法的认识不足,我脱离大法5、6年之久。后来,在同修的慈悲启发下,我醒悟到:我错了!才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有一天早上刚醒来,就看见一团火焰从窗外扑進了我的怀里。师父又给我下法轮了。在这里,我向师父保证:我决不再背叛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李道鉴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由于法理不清,被迫向邪恶交过大法书,练过其它的邪教,看过邪悟者送来的书,还把“七.二零”以前的所有大法书、师父讲法录音带和师父的法像交给了邪悟者,还说过“不炼了”的话。由于怕心重,不敢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致使我在一次车祸中摔断了锁骨,还用常人的办法医治。导致亲人对大法不理解,给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损失。是师父慈悲,给了我悔过的机会。师父,我错了,我做了这么多错事,现在向您认错,我深感愧对师父。今天彻底曝光我所做的这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错事。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请师父放心,我今后一定努力学好法,正念正行,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薛洪兰 201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邪党打压迫害的初期,我用人念代替了正信,自以为为了保护更多的大法资料而交出了宝书《转法轮》、大法横标及师尊法像。事后虽有所醒悟,又以没有写过“三书”为由掩盖自己的怕心,致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一再滑坡,患得患失。这是对修炼的不严肃,对师对法的不坚信,对最伟大的师尊及大法的亵渎行为,辜负了师尊的慈悲救度。伟大慈悲的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用各种方式一再点悟。使我认清了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宇宙中正与邪的较量,是邪恶对正信的迫害。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我今后一定努力学好法,正念正行,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陆宝珍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没做到静心学法,法理不清,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在邪悟者的带动下邪悟,还给别的学员送过邪悟的书,烧过师父的教功带、炼功带,还有师父的法像不知是烧了还是被恶人抄走了。还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由于怕心没有做到正念正行,被恶人抄走大法书,还被勒索几千元钱,我犯了天大的罪,不是师父慈悲我真的不敢想自己是什么结果。师父,我错了,我做了这么多错事,现在向您认错。今天我把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事彻底曝光。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请师父放心,我今后坚决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多向内找修好自己,修出慈悲心多救人,努力做好三件事。

邱承玉 2011年6月24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