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zhuhengyuechenshixiaohe]首页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xuexi
  
  
  
  
博客分类  >  其它
zhuhengyuechenshixiaohe  >  未分类
我的人生

28878

在姐姐不足12天夭折后我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母亲说在我出生前,因为姐姐的死母亲对我能否顺利降生充满了担忧,她说有一天晚上母亲梦到一个高大的白胡子老头对她说:“放心吧,这次让保成来!”我来了。母亲百般呵护。父母婚姻很不好,因为包办,母亲比父亲大6岁,父亲在部队也没能顺利复员。生我的时候父亲24岁,母亲30岁了,在我的记忆力,只要父亲在家就少不了吵骂,甚至打,母亲的泪水与忧愁,父亲的酗酒暴虐成为我对人生的最初的迷茫和第一点痛苦,为什么别人的家可以使平静的,而我们的家却总是充满了硝烟呢?经常在父亲打骂母亲的时候去求父亲,去求邻居帮忙,有时候对父亲充满了恨,曾经有一次我边哭边拿着一根木棒大声哭喊着:小庙(父亲的小名),我长大了一定要打死你!”幸而父亲成了一名私人货车司机,很少在家,偶尔回来就是把工资给母亲,还给我带来很多好吃的,这也是同龄的小朋友所羡慕的,父亲回来的刹那也会高兴地喊爸爸,可这种欢乐的气氛总是维持不了多久。家庭无休止的吵闹使我很久以来都害怕别人发火,惧怕邪恶。

    学习好就能让母亲过得好点,就能让母亲感觉到希望,于是我的小学,初中都可以让母亲放心,学的专心而努力,成绩也算优异,但知道自己并不聪明,稍一放松就可能掉之千里。本来以为我们的生活可以喘口气了,虽然惨遭计划生育的摧残,经过十多次的怀胎,母亲终于顺利生下了我和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也算儿女双全了。我们都很孝敬母亲,那时的母亲也许以为人生终于有了转机,因为我们姊妹几个学习都不错。可是没想到,91年的冬天到92年的春天,我读初三,二妹读初一那年,因为二妹从生下来就说死掉了而寄养在姥姥家,为了能生男孩吧。从小吃饭很少,一吃多点就吐,还以为是胃不好,身体也一直长的很慢,十一二岁看起来想7、8岁的,但脑袋却很好用,在我们中学里,别人都知道我们姊妹两个学习好,母亲在村里应该也可以自豪一点了。可是就在我升高中之前,却查出了二妹得了脑瘤,脑垂体瘤!晴天霹雳啊!阴影又重新笼罩了我们的家。这一次把我们推到了谷底。我变了,变得孤僻,沉默。原以为通过努力学习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这次我绝望了,经常梦到亲人的死亡,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让我彻底失去了安全感。可还有一些伤害不断袭来,好寒冷!那时小妹才6岁,弟弟才三岁,老天爷我们怎么这么大的罪业呢?我被选拔参加了县一中的招考,顺利的通过了。记得当时因为家里的困难,母亲想让我放弃上高中,我哭着说,别人花钱上高价,我自己考上了还不让上,还说如果回去复读考中专就自杀。母亲只好去姥姥家借钱交了学费。

高中3年我拼搏了,但却是那么孤独,几乎没有朋友,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我恐惧别人怜悯的眼神!95年我以595分的成绩考上了,象牙塔里,我的孤独与自我封闭吧我彻底打到了,我失去了与自己做斗争的勇气和动力,只有绝望,轻生的念头反反复复,我开始厌学了,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强迫症,总觉的自己必须做最差的那一个,如果有一个人不能毕业的话,那一定只能是我,不能是别人。99年的春天,我的学业几乎不能继续,甚至失去了与人的正常交往能力 ,内心对自己的厌恶,对人生的绝望已经要把我毁灭了,我挣扎过,企图自救,我甚至去求救心理医生,然而他似乎更关注我的身体发育情况,而不是我的问题,我又一次绝望了。我的内心被寒冷和孤独占据。春天因病辍学的二妹来陪我完成最后的半年。记不太清是哪一天了,我们走过山师北门口,忽然就看到有一个条幅摊位,那是我在济南求学以来第一次见到《转法轮》那本书,还记得打开书来看到师傅的照片我一下感到久违的温暖,那慈祥的笑容像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眼睛湿润了,后来很快我就跟随当时的一些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弘法,那是真有修炼的心,渴望早日解脱苦海,可惜妹妹那时太执着于病魔,好像又练起了其他的东西,她太执着与自己的病,始终没有修炼的心。而我当时觉得自己很坚决。可惜4,25,7,20 ,我刚学法不久,有些不知所措,7月份大学毕业,面临工作的问题和形式的突变,自己一下就迷失在常人中了。我似乎成了大法的看客!觉得应该孝敬父母,培养弟弟妹妹,于是2000年,我用一年的无常辅导换来了弟弟妹妹来这里我身边上学的机会,三年里对他们的照顾我不在一一细数了,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父亲埋怨,那是又面临该找对象的问题,一开始特想找大法弟子,却没有机缘。又放不下常人心,怕年龄大了捡个剩的,怕不找对弟弟妹妹影响不好,哭啊苦啊。中间的情字困扰带来诸多烦恼不多说了。苦恼中,哭闹中结了婚,04年生了女儿,农历的7月初7,二妹走了,因为孩子当时才4个月,我也离梦见她抓着我的手,很痛苦,上午就知道她已经走了,24岁的年纪,一场暴雨很快洗刷了坟墓。几年中我身体都很不好,经常梦到她过的很苦,我也变得很憔悴,老担心她是不是还不到阳寿,就被屈埋了,总盟见她过的很不好。心情不好,又总是执着于亲情,心情就很糟糕,脸色也难看,和对象的关系也糟透了,吵个不停,最后发展到骂,打。完全无情了。甚至于要离婚要离婚对婚姻我失去了信心。觉得我得不到幸福和安全感。老看他不顺眼,甚至恨他小气,恨他不体谅我,甚至将来报复的心都有了。很不得杀了他。心扭曲了,妒忌心,不平衡的心都起来了,自己真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啦,开一些玩笑,也不管是不是有失礼节了。自己在急速的堕落中,计较中,变得越发的庸俗,和无聊寂寞,痛苦的如一具行尸走肉,自己似乎被彻底抛弃了,09年右胸有瘤状物,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四处买药买不到,就在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机缘中我碰到了一位同修,从此我才知道了九评,从新找到了家,我知道师父没有丢下我,只是我太不珍惜自己。那天有幸看了网上晚会,今天得以敬仰了我们告诉未来,看到师父最后的语重心长,我又一次泪如雨下。好恨自己的糊涂!为什么我的根基这么不好呢?好悔恨啊。11年了就这样错失了自己讲真相的机缘。那次走到街上正想着这儿的讲真相效果不好,就看到旁边树上的真想标语,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